Wednesday, April 9, 2008

西藏示威+搶奧運火炬和CIA中情局,英國MI6


一位中国残疾姑娘金晶在轮椅上保护奥运火炬不被示威者抢走, 而負責推轮椅上的也是一位盲目的中国残疾男仕. 她倆怎能和強暴的達賴集團爭火炬?


英国首相布朗和伦敦奥运事务国务大臣乔威尔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门前迎接火炬的经过。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集團幾十年來的運作費用之巨, 運作資金何來? 美國CIA中情局 + 英國MI6 + 印度佬? 誰才是幕後黑手? 繼陳水扁牌失效後, 誰會利用西藏示威去拷詐中國謀利? 在香港那些傳媒人/政棍也是CIA中情局代理人?

轉貼自: 亞洲時報 8. 4. 2008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8459&Itemid=110

西藏、“大博弈”和中情局
撰文 Richard M Bennett (本文作者Richard M Bennett 是AFI Research的情報和安全顧問)

鑒於西藏動盪的歷史背景,人們有理由相信,最近拉薩發生的示威活動讓北京措手不及,其原因很簡單,行動是在西藏之外策劃的,而且其組織者處在中國鞭長莫及的尼泊爾和印度北部對抗議者進行遙控。對這次抗議活動的資助和總體控制同樣也跟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有關,而且還可據此推論出,抗議活動也跟美國中情局有關,因為他跟美國情報機構的密切合作超過50年。

事實上,由於中情局一直深深捲入自由西藏運動,而且資助據信消息出奇地靈通的自由亞洲電台,因此西藏發生的任何叛亂行動在沒有美國國家秘密行動處(設在中情局總部)事先獲悉、甚至點頭同意的情況下似乎不可能。 3月21日,印度知名專欄作家、情報機構前高級官員拉曼(B Raman)評論說,“基於已知的證據來看,可以合理地”認為,3月14日拉薩發生的起義活動“很可能”是“事先精心策劃的”。

在西藏導致死亡和破壞的這場騷亂的主要受益者在華盛頓?這可有事實基礎?基於歷史來看,這顯然是非常可能的。 從1956年開始,中情局就在西藏大規模開展反對共產中國的秘密行動。這導致1959年西藏發生災難性的血腥起義,成千上萬西藏人在其中喪生,而達賴喇嘛及其約10萬追隨者被迫通過喜馬拉雅山各個險峻的山口逃亡到印度和尼泊爾。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萊德維爾市(Leadville)附近的赫爾營(Camp Hale),中情局為達賴喇嘛的抵抗戰士建立了一個秘密的軍事訓練營,為西藏遊擊隊提供訓練和裝備,支持他們對共產中國展開遊擊戰和破壞活動。

美國訓練的這些遊擊隊經常深入西藏發動襲擊,偶爾還會受到跟中情局有合同的僱傭兵的領導,並獲得中情局的空中支援。初期訓練項目結束於1961年12月,然而科羅拉多州的那個訓練營看來直到至少1966年仍在運轉。 羅杰‧麥卡錫(Roger E McCarthy)創立的中情局西藏特遣隊(Tibetan Task Force)跟西藏遊擊軍一道繼續進行代號為“ST Circu”的行動,騷擾中國駐藏部隊。這種行動又持續了15年,直到1974年官方授權的行動停止。

從1959到1961年的活動高峰期,麥卡錫還是西藏特遣隊的首腦。後來他又在越南和老撾從事類似行動。 到了1960年代中期,中情局改變了戰略,從向西藏空投遊擊戰士和情報特工,改為在尼泊爾的木斯塘(Mustang)等基地組建了一支由約2000康巴人組成的遊擊軍。直到1974年尼泊爾政府受到北京的強大壓力,該基地才被關閉。 在1962年中印爆發戰爭後,中情局開始跟印度情報機構密切合作,為西藏特工提供訓練和補給。

康柏伊(Kenneth Conboy)和莫里森(James Morrison)在他們合著的《中情局在西藏的秘密戰爭》(CIA's Secret War in Tibet)這本書中披露說,中情局和印度情報機構合作訓練和裝備西藏特工和特種部隊,而且還聯合組建空中和情報機構,如航空研究中心(Aviation Research Center)和特殊中心(Special Center)。

美印情報機構的這種合作持續到了1970年代,而中情局資助的有些項目,特別是由西藏難民組成的特種部隊-它成為特種邊境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持續到現在。 只是到了美印關係惡化、與此同時美中關係改善的時候,中情局和印度情報機構之間的大多數這類聯合行動才宣告結束。 雖然自1968年以來華盛頓撤銷對西藏遊擊隊的支持,但只是到了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期間,美國才正式結束對西藏抵抗運動的支持。

前中情局官員馬切提(Victor Marchetti)曾描述說,當華盛頓最終終止這種支持時,很多中情局特工大為光火,並說他們中很多人甚至“轉向他們多年跟達賴喇嘛相處期間學會的西藏祈禱詞尋求慰藉”。 1958-1965年曾擔任中情局西藏特遣隊首腦的克勞斯(John Kenneth Knaus)說,“這並非中情局的某種秘密活動”,而是“整個美國政府……的倡議”。

克勞斯在其《冷戰孤兒》(Orphans of the Cold War)一書中寫道,美國人覺得有義務幫助西藏脫離中國獨立。值得指出的是,他接著說,它的實現“將證實我們40年前幫助他們達到這一目標的崇高動機。而且這也會減輕我們中一些人對參與這些活動的負疚感。在這些行動中,其他人付出了生命代價,但這是我們自己最重要的冒險活動”。 儘管沒有了官方支持,但有傳言說,中情局只是通過代理人參與了1987年10月西藏發生的另一場未遂反叛行動。西藏隨後的騷亂以及中國隨後的鎮壓行動一直持續到1993年5月。

中情局似乎在等待時機,想認真在西藏再發動一次顛覆中國統治的行動,屆時無疑將會全力以赴。 中國面臨著一些嚴峻問題,包括維吾爾族穆斯林在新疆要獨立,法輪功仍在積極活動,還有其他許多反政府組織存在。當然還有今年8月北京奧運的安全問題。

中國被華盛頓視為重大威脅,在經濟和軍事方面都是如此;不僅是在亞洲,而且在非洲和拉美也是如此。 中情局還認為,中國在“反恐”中“不願幫忙”。北京幾乎沒有或完全沒有提供合作,也沒有採取積極行動去阻止中國西部穆斯林地區向阿富汗和中亞國家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運動提供武器和人員。 對華盛頓很多人來說,這也許似乎是打北京一個措手不及的理想機會,因為西藏仍被視為北京的一個潛在弱點。

中情局無疑會確保它參與這場日益增強的運動的蛛絲馬跡不被發現。它將會使用尼泊爾和印度北部邊界地區的流亡藏人作為安全保險和代理人。 事實上,中情局可指望獲得印度和尼泊爾兩國許多安全機構的重要支持,因此在向西藏抵抗運動提供建議、金錢等援助時不會碰到困難。當燃,最重要的是為他們做公關工作。

然而,只有當真正有跡象顯示,藏人將對漢人和回族穆斯林展開大規模的公開反抗活動時,它才有可能會提供武器援助。 據報道,在過去30年裏,大量前東歐集團國家的小型武器和爆炸裝置被走私到西藏。但這些武器很可能仍被藏在某些安全的地方,一旦時機成熟就會被拿出來使用。 這些武器來自世界市場,或美國或以色列的庫存。它們都被“淨化過”,沒有留下把柄,因此無法追蹤到它們是來自中情局。 而且這類武器的優勢是,它們能跟中國武裝部隊使用的武器兼容,使用同樣的彈藥。這有助於緩解未來衝突時的補給問題。

雖然美國官方30年前就結束了對西藏抵抗運動的支持,但中情局一直與之保持溝通渠道,而且仍向西藏自由運動提供相當多的資助。 那麼,中情局又再次在西藏進行“大博弈”?它當然具有這種能力,因為它在該地區擁有強大的情報和准軍事力量,在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和幾個中亞國家擁有重要的基地。它無疑有意削弱中國,當然它更顯而易見的目標是伊朗。 因此,答案可能是肯定的,而且事實上要是中情局對西藏絲毫沒有興趣,那才讓人感到吃驚。

畢竟,這就是它的工作。 自2001年9月11日以來,美國的情報態度、情報需要和情報能力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舊的行動計劃被拋棄或更新。先前的一些情報設施重新被激活。它可能會全面重新評估西藏以及中國在那裏的弱點。 對華盛頓和中情局來說,這看來是製造一個制衡中國的杠杆的天賜良機。這對美國利益幾乎沒有風險,只是一種雙贏局面。

中國政府將會因其持續的鎮壓行動和侵犯人權而受到世界範圍內的譴責;死在拉薩街頭的將是西藏年輕人,而不是穿制服的美國孩子。 然而,公開反抗北京的結果是,逮捕、酷刑折磨、甚至處決的恐怖陰雲將會籠罩西藏以及甘肅、青海和四川等鄰近幾個有大量藏人居住的省份。 而從遠來看,西藏自由運動仍不大可能促使中央政府的政策發生重大改變,也沒有機會消除北京對拉薩及其故土的控制。 看來藏人將再次處在北京的鎮壓行動和華盛頓的操縱行動之間的夾縫中。 雖然中國當局宣稱,最近拉薩的騷亂只是支持達賴喇嘛的反叛分子發動的一次短命動亂,但當局的反應好像是應對一場大規模的真正起義。

中國這種反應的部分原因是,它擔心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會將西藏看作是另一個科索沃。 事實上北京的反應像是如臨大敵,甚至在拉薩建立了一個特別安全協調機構---110 指揮中心。該機構的首要目標是鎮壓騷亂和全面恢復中央政府的控制。 該中心似乎直接受總書記胡錦濤的親信、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慶黎控制。

張慶黎還曾擔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在當地的反恐行動中積累了豐富經驗。 其他在西藏擔任要職的人還有中央安全部副部長張新風,北京武警總部副司令鄭毅。 北京還從成都軍區抽調了大量軍隊,其中包括該軍區快速反應部隊149機械化步兵師的一些作戰單位。這進一步顯示出北京對待當前這場騷亂的嚴肅態度 合眾國際社報道說,人民解放軍的地面精銳部隊參與了鎮壓行動,而且中國新式T-90裝甲運兵車和T-92輪式裝甲車也被部署到拉薩。據這篇報道說,中國當局否認軍隊參與了鎮壓行動,並說鎮壓行動由武警部隊執行。“

然而,武警部隊從未部署過上面提到的這類裝備。” 以成都鳳凰山為基地的空軍提供了空中支援。它在拉薩附近的一個前線基地擁有直升機和短跑道運輸機。 西藏軍區構成西藏的衛戍部隊,它擁有兩個山地步兵作戰單位,駐紮在林芝地區的第52旅地區和第53旅。這兩個旅的支援部隊包括第8摩托化步兵師和新疆沙灣的一個炮兵旅。

中國駐藏軍隊的補給已不再向過去那樣漫長或苦難。2001-2007年間建立的第一條入藏鐵路大大緩解了從青海向西藏調派大量部隊和裝備所碰到的各種問題。 在長期應對西藏地區反叛活動的過程中,西藏軍區在後勤和車輛維修方面達到了相當程度的自給自足,而且還修建了眾多小型機場,以便快速反應部隊能到達最偏僻的地區。 據信中國安全部和情報機構在西藏布下了嚴密的網絡,因此事實上有能力偵察到任何重大的抗議運動,並鎮壓抵抗運動。

5 comments:

Bobby said...

搶奧運聖火 vs 藏民特工, CIA, CNN
(cut/pasted from www.hkreporter.com)

有報章標題 "奧運聖火阿根廷傳遞歐美汗顏, 和諧之旅外媒信服", 我認為不會! 因為:-

1. 在CIA成功在其友邦(法, 英...)安排其訓練出來的藏民特工扮演平民去搶聖火, 但在阿根廷, CIA的勢力無咁大就無咁順手喎! 安排唔到此類大戲成功上演! 擁專門設備能爬上金門橋的多位特技人會是你我平民能做到的嗎? 達賴喇嘛一說他已發出電信要其在美國的支持者剋制, 而美國更想避嫌是CIA搞鬼, 那便上演 “忽然改路的劇本”戲了. 有唱有和!

2. 外媒怎會信服? 外媒有好多人與美國CIA關係密切, 永世帶敵意帶有色眼鏡抹黑中國的一切! 收了CIA水就只會抹黑的任務要執行! 回顧歷史, 當年CNN突然霧升聲名大措乃因在伊戰中爆多次獨家資料, 而這些獨家資料咪係CIA供給的, 唔通CNN可以用錢向CIA買軍事機密? 又如1967年明報原先只是小報, 在1967年香港暴動時, 得到美國佬”滋”助外還提供左派在暴動中的猛料, 就一舉成名, 搖身變成大報, 也從此確立親美反共堅決立場. 由此, 大家就明白, 全世界, CIA都跟很多傳媒人關係密切! 密切!

當年, 黃毓民和鄭大班在電視節目中說過, 他們絕不會怕共產黨拉佢, 因為就只是隨便拿一片他們以前任何一次反共言論的節目錄音帶去美國領事館, 他們都一定得到美國領事館的政治疪護, 好安心照無有怕!

Bobby said...

奧運火炬手金晶的袭击者, 查明身份

cut & pasted from: http://bbs.2008.163.com/bbs/shcd/69120268.html

 自英国苹果论坛:http://forum.powerapple.com/modules.php?name=forum&file=viewtopic&forum=32&folder=a&topic=20870

  抢金晶火炬的这脑残的SB叫:Lobsang Gandan住在SaltLake City,USA美国犹他州的朋友灭了他。这个混蛋在伦敦刚刚因为袭击火炬手被逮捕。马上就跑到巴黎闹事。看来英国警察马上就把他放了。其实藏独根本没几个人。就是后面有人供着钱让他们全世界跑着恶心中国。这帮人也就靠这个为生。 CIA’s hard worker???


姓名:Lobsang Gendun
地址:557 Garn Way, Salt Lake City, UT 841041.72mi
电话:(801) 322-2088

Bobby said...

(cut/pasted from: www.hkreporter.com )

我做證, 我記得是當年 "ATV的龍門陣"節目中, 黃毓民和鄭大班說過, 他們絕不會怕共產黨拉佢, 因為就只是隨便拿一片他們以前任何一次反共言論的節目錄音帶去美國領事館, 他們都一定得到美國領事館的政治疪護, 好安心照無有怕!

當時有人問"你們出了名, 美國領事館會政治疪護你倆, 但你們d支持者, 你們d靚仔會d死? 美國領事館不會疪護咁多人飛去美國". 他們答, 所以一定要好出名好大鑊先至安全有政治疪護架! = 做靚就好可能幫佢地顫屍底啦! =

= 幫人爭地盤選議員席位, 選中都係人地當尊貴議員, 議員出糧收政治油水, 唔會分番份卑當年幫佢抬轎的助選義工喎! 利用完啦!

Bobby said...

藏獨與美國中央情報局

cut/pasted from: 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5998968&extra=page%3D6

藏獨與美國中央情報局

誰攪亂了這塊雪山淨土? 達賴與美國中央情報局
楊明傑

Freeman1234:
本文摘自〝海峽評論 〞1997年3月號。

藏獨問題同好多其他國家一樣,是英美等國家有意促成。張貼本文,是讓大家多角度看清達賴為人,美國中央情報局在藏獨問題上扮演的角色,看看是誰站在西藏的陰影下,給大家討論西藏問題作參考。

綜觀這次在西藏發生的暴亂,明顯是有計劃有組織的煽動,背後有誰在撐腰,歷史自然會有答案。
http://www.adanstar.com/FF/75-6818.html

 三月二十二日,達賴將要訪問台灣,並且以宗教之名,而安排與李登輝會 面的政治活動。這是藏獨與台獨的結合,也是美國「拆散中國」的「五獨攻心」必要步驟。我們尊重信仰自由,但是「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本文揭發了達賴「凱撒」的真相,和其做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工具的真實,而不是佛陀的慈悲。 編者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美國《紐約時報雜誌》周刊刊登了一篇記者克勞迪婭.德雷菲斯採訪達賴的專訪。

 達賴喇嘛是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一豪華高爾夫球場接受了記者採訪的。

一段多好的自白!

 記者問:在西藏,從五○年代末到七○年代初,你的一位兄弟捲入了領導游擊隊反對中國人的運動。事實上,游擊隊員得到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你對此有何感想?

 達賴答:我一直反對暴力,但西藏游擊隊員是極有獻身精神的人。他們願意為了藏族人犧牲自己的生命,而且他們找到了接受中央情報局幫助的途徑。中央情報局幫助他們完全是出於政治動機。他們不是出於真正的同情、出於對正義事業的支持才提供幫助的,這種動機就不純了。

 一段多好的自白!恐怕這連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官員聽到後也會臉上無光,因為連達賴都承認中央情報局是出於政治目的介入中國西藏事務的。

 美國與西藏政府之間的第一次聯繫是在二十世紀初,而充當這次聯繫中間人的美國人──William Woodville Rockhill第一次踏上西藏土地的時間則在十九世紀末。此人一八八四年來到北京,任美國駐華使館的秘書。三年後,他辭去了外交官的職務,化裝成喇嘛,經西藏東部踏上了進入拉薩的征途,開始了長途四年的秘密「調查」。在此期間,他走遍了西藏東部和西南其他藏族地區,廣泛地收集情報並據此撰寫了很多論文和遊記,如《達賴喇嘛與清帝的關係》、《達賴喇嘛之國》、《釋迦牟尼傳》、《西藏》等。一八九一年,他又開始了第二次西藏之行,並寫了《一八九一~一八九二年蒙藏旅行記》的調查報告,此書在國外藏學界備受推崇。

 一九○八年,柔克義被任命為美國駐華公使。同年五月,他首次以美國官方代表的身分見到了當時正因印軍入侵而被迫逃至山西五台山的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此次見面是為了討論達賴請求美國幫助他設法返回西藏掌權的問題。雖然最後沒有取得什麼實質性成果,但是自這次美國與西藏拉薩當局的第一次聯繫之後,美國政府插手西藏的活動開始活躍起來。

進行所謂「傳教」與「科學考察」

 從此以後,美國的教會、團體和個人對西藏這塊美麗而神秘的地方產生了極為濃厚的興趣。他們不顧萬里途遙,遠涉重洋,來到中國大陸,對有「世界屋脊」之稱的西藏進行所謂的「傳教」與「科學考察」活動。他們通過「調查」與「研究」,搜集了大量的科學和情報資料,並著書立說,宣揚西藏已經「取得獨立」的反動觀點,為以後美國政府染指西藏做文字與輿論上的準備。這種假藉各種名義,以所謂非官方身分來藏的活動一直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一九四二年,中國軍隊赴緬遠征軍在日軍手下吃了敗仗後,滇緬公路被切斷。中央情報局的前身──美國戰略情報局以調查另一條可替代滇緬公路的陸路可能性為由,派出一個兩人赴藏使團。這個團到達西藏後,根本沒有對替代公路進行調查,反而與西藏地方貴族取得聯繫,向其贈送美國總統捎去的禮物,並對西藏地方軍隊、國民黨政府駐拉薩代表情況廣泛搜集情報。西藏地方政府見美國人對西藏感興趣,便趁機向美國情報人員提出要求美方提供三台設備齊全的遠程無線電發報機。美戰略情報局局長道諾溫(Donovan)認為,用不值幾個錢的發報機換取西藏,對美國進一步擴大影響將具有戰略意義,便不顧國務院的阻攔,向西藏地方政府提供了三台無線電發報機。

 當時,出於戰略考慮,美國一方面不作出任何改變中國對西藏擁有主權這一立場的表示,另一方面又避免提及中國對西藏的主權,以便盡可能得到行動餘地,進行對西藏事務的干涉活動。

 一九四六年五月下旬,一個宣稱為鞏固與美國之間「友好關係」的西藏代表團帶著達賴和西藏地方政府的禮物和信件,拜訪了美國駐印度新德里的大使。隨後又於次年八月,西藏地方政府背著當時的國民黨中央政府組織了一個以孜本夏格巴為團長的六人「商務代表團」,名義上是準備赴美英等國作商務「考察」,實際上卻是在美英等國幕後策劃支持下,西藏親美英分子的又一次分裂祖國行動。他們企圖與美英政府建立「外交關係」,藉以造成一個實際上已經「獨立」的既成事實。

美國盡可能阻止中國解放西藏

 這個「商務代表團」的頭子孜本夏格巴在二十年後承認,此行的一個重要目的是「表明西藏的獨立與主權」。該商務代表團在赴美國之前,於一九四八年初到達南京,當時國民黨政府也曾勸阻其出國,並稱如一定出國應拿中國護照。但西藏一小撮上層反動分子卻陽奉陰違,在印期間一再向美國外交人員表示,出外訪問將不使用中國護照,並與美國商人及美駐港總領事暗中勾結,由香港美領事館在沒有得到中國政府同意和批准的情況下,擅自發給簽證,於一九四八年七月十七日飛抵美國。在此期間,他們受到了美國政府格外「慎重」的接待。當時的美國政府出於染指西藏地區的野心而又迫於與國民黨蔣介石政府盟友關係的壓力,對「代表團」採取的政策是:「避免可能激怒中國政府的任何行動,使中國政府抓不到可解釋為有辱於它對西藏的主權的任何把柄」,「既不想傷害中國人的感情,也不願傷害西藏人的感情」。為此,「代表團」在美國大失所望地待了兩三個月之後,又飛往倫敦,受到英國首相的親自接見。

 在當時的美國,存在著日益增長的對共產主義的恐懼。杜魯門政府認為,中國共產黨是蘇聯的擴張工具,必須加以反對、孤立和遏制。這種觀點支配了它關於西藏問題的政策。美國國務院遠東事務司官員露絲培坎(Ruth E. Bacon)曾發表長篇評述認為,在一九四九年,由於共產黨接管西藏,該地區將「在意識形態和戰略上具有重要意義」。在她看來,西藏是南亞「非共產黨國家」的屏障;如果被中共控制,就會成為中共向南亞地區「滲透和顛覆」的基地。她又進一步論證說,一旦共產黨在中國獲得勝利,美國不應當繼續認為西藏是在中國當局權力範圍之內,她極力主張立即派遣美國官員赴拉薩建立秘密聯繫,並且應盡可能地阻止中共解放西藏。杜魯門及其之後的幾屆政府(截止到一九七二年)關於西藏的政策和活動都是從這一基本考慮出發的。

 一九四九年七月,正當中國人民解放軍挺進大西北,全國即將解放之際,在美英等帝國主義國家的直接唆使下,西藏地方當局的少數反對分子發動了一場「驅漢事件」。在事件發生之後,美國干涉西藏的陰謀更加露骨。合眾社八月十日電訊稱:「西藏當局利用中國政府之困難(按:指國民黨政府的慘敗),可能完全脫離中國名義上的宗主權。」八月初,美國政府又派遣特務勞爾.湯姆斯(Lowe ll Thomas)父子以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評論員的名義進入拉薩,參與策劃西藏的「獨立運動」。在拉薩的二個月中,湯姆斯父子與西藏一些反動的上層人士頻頻密商。作為美國當局與西藏當局的聯繫人,他還同印度駐拉薩代表理查遜一起,合謀策劃了西藏「獨立」的陰謀。一九四九年十月,湯姆斯父子離開拉薩取道印度回國。他們在機場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大肆鼓吹「西藏脫離中國獨立活動」,宣稱「西藏是世界上最反共的國家」,並呼籲美國出兵「支援和保護西藏」。抵達美國後,他們接受了杜魯門總統的召見。為此在以後他們給達賴喇嘛的信件中說:「總統希望組織世界上的精神力量來反對不人道的勢力。」

中情局收買達賴兩個哥哥

 一九五○年十一月,他們與印度討論了是否派一名飛行駕駛員去拉薩將達賴喇嘛接出來的問題。此後不久,中央情報局又秘密勾結以達扎攝政為首的西藏一小撮上層反動分子,挾持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往亞東,準備隨時逃往國外,再伺機反撲。對於外國勢力公開暴露干涉西藏的活動,中國各族人民包括西藏愛國人士在內,都表現出了極大的憤慨。新華社於九月二日發表題為《決不容許外國侵略者吞併中國的領土──西藏》的社論,徹底揭露了所謂「驅漢事件」的真相,以及上百年來各帝國主義國家侵略和吞併西藏的陰謀活動,表達了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西藏的堅強決心。



 在策動達賴經亞東逃往印度的陰謀破產後,為了達到最終控制達賴和分裂西藏的目的,中央情報局又轉而收買了達賴的兩個哥哥──土登諾布和嘉樂頓珠。經過中央情報局的大力「扶植」,這兩人分別充當了西藏與美國政府、台灣國民黨當局之間的直接聯繫人。

 一九五一年夏,土登諾布帶著一封授權他可以代表達賴於國外談判的信件來到了印度,與美國人進行了秘密的接觸。隨後,又在一個中央情報局直接控制的反共組織──美國自由亞洲委員會贊助下飛抵美國。在那裡,他與美國政府達成了以下四點協議:

 第一,美國方面將負責安排達賴喇嘛和他的一百二十名隨行人員去他們選中的任何一個國家;
 第二,美國方面將提供經費支援反對中國人的軍事行動;
 第三,美國方面將同意在聯合國提出西藏問題;
 第四,美國方面將考慮提供其他軍事援助。而美國承擔以上義務的前提條件則是達賴喇嘛要離開西藏,並公開譴責「十七條協議」。這為一九五九年達賴集團流亡國外之後得到美國的支持奠定了基礎。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央決定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次年,開始了進藏的準備工作。這時的美英政府和西藏上層統治者變得更加恐慌。他們陰謀毒殺了藏族愛國人士格達活佛,並散佈將組建所謂「西藏親善使團」出國謀求「獨立」的消息。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早日澄清西藏局勢,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中央人民政府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一九五○年十月十七日解放了昌都。隨後,西藏代表團到達北京,與中央人民政府舉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經過雙方的共同努力,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北京簽署了《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在華盛頓記者招待會上公開污蔑中國解放自己的領土西藏是「侵略」,並稱這是一件「最不幸最嚴重」的事件。美國政府也發表評論,督促聯合國「干預」西藏問題。他們竟又協助以達扎攝政為首的一小撮西藏上層反動分子挾持十四世達賴喇嘛逃到亞東,企圖逃往國外。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美國政府暗中支持西藏分裂分子設立指揮叛亂中心,幫助訓練達賴集團的武裝力量,秘密地給叛亂分子運送物資,策劃援助康巴叛亂(一九五六年)和西藏武裝叛亂(一九五九年)。

中情局安排達賴逃離

 根據戈倫夫的分析,中央情報局全面介入西藏叛亂應始於一九五五年或一九五六年。當時,中央情報局開始在台灣等地設立訓練營。嘉樂頓珠負責挑選藏人,並與中央情報局安排從西藏經中亞,到台灣的秘密通道。反叛人員經過四個月的訓練後再由美國飛機空投回西藏,策劃政變。

 一九五八年底,在康巴叛軍的一再呼籲下,美國開始空投第一批武器。這批武器的數量並不多,只有一百支英製來福槍,二十挺半自動槍,二門五十五毫米迫擊炮,六十枚手榴彈和三千發子彈。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其他外國勢力的大肆支持下,一九五九年西藏終於發生了武裝叛亂事件。

 叛亂被鎮壓後,達賴則由中央情報局一手安排逃離出境。

 在達賴喇嘛出逃的兩周裡,他一直與在印度的中央情報局聯絡站保持著通訊聯繫;在中央情報局受訓的報務員與達賴喇嘛緊緊相隨,他與華盛頓保持著密切聯繫;並且在保衛達賴出逃的一千人康巴衛隊中,有許多人都曾經接受過中央情報局的訓練。美國中央情報局還在達賴身邊安排了一個專業攝影師,拍攝達賴出逃的記錄影片。中央情報局前秘密行動負責人Richard Bisell聲稱,如果沒有中央情報局的支持,達賴不可能那樣順利地逃離中國西藏。

 在達賴喇嘛出逃之後,美國開始抓緊措施促進西藏內部地區的反叛力量的發展。一九五九年秋天,中央情報局將在科羅拉多州的哈爾營(Camp Hale)訓練的第二批分裂分子空投回西藏。哈爾營地的秘密訓練一直進行著。據一份資料記載,從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二年間,大約有一百七十名藏人和康巴人在這裡接受了作戰訓練,而後派回中國,這些人都成了西藏拉薩和山南「四水六崗」叛亂的骨幹力量。到一九六一年底,在美國訓練的反叛分子空投回西藏的活動停止了,而哈爾營地的訓練活動並沒有因此而結束。這個營地直到一九六四年底因美國將在尼泊爾訓練更多的藏人後才最後關閉。

拉薩騷亂又為美國帶來機會

 七○年代,美國出於全球戰略的考慮,在西藏問題上暫時保持沈默,但自一九八七年起,美國又開始插手西藏事務,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一九八七年至一九八九年的拉薩騷亂,為美國指責中國不尊重人權提供了藉口。

 拉薩騷亂的消息傳到美國,宛如一石激起千層浪。美聯社一九八七年十月五日報導了「西藏流亡議會」呼籲聯合國干涉和西藏在國外的三寺廟呼籲聯合國支持西藏獨立的消息。十月九日又報導達賴致電世界各國領導人要求他們干涉拉薩事件。

 美國國會的反應相當激烈。一九八七年十月六日,美國參議院以九十八票對零票通過一項無約束力的決議,要求列根在向全國會提出向中國銷售武器的要求時應判定中國正在有誠意地、及時地著手解決西藏的人權問題。決議污蔑中國繼續無視聯合國提出的停止在西藏侵犯人權和實現西藏人民自決權利的要求。決議敦促列根政府向北京施加壓力,使其積極響應達賴為就西藏的未來地位進行建設性對話所作的努力,並呼籲列根會見達賴,建議美國向西藏大約十萬難民提供二十萬美元的援助。一九八九年三月十六日美參議院以口頭表決方式通過決議要求布殊政府對西藏的態度成為美國同中國關係的一個重要部分。決議說:參議院譴責一九八九年三月五日、六日和七日對西藏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使用武力,要求中國政府取消對在西藏的外國記者和人權監督小組實行的限制;參議院決定要求布殊政府建議派一個聯合國觀察小組去監視西藏的局勢等等。

 到克林頓上台後,竟發展到美國總統會見達賴,支持西藏民族分裂活動。但做賊心虛。克林頓會見達賴時不得不躲躲閃閃,採取低調氣氛。如一九九五年的會見,「同以往兩年一樣,克林頓是在達賴喇嘛在白宮會晤戈爾副總統時順便見見他,時間很短。」連達賴喇嘛的支持者都對其未能與克林頓舉行正式會晤「表示遺憾」。

 從中央情報局的秘密行動到克林頓對達賴來訪的低調處理,更加說明了連美國政府也明白「西藏是中國的領土」,分裂活動只能在見不得人的地方,以見不得人的方式進行。

 美國國務院每年一度的人權報告均指責中國在西藏「侵犯人權」,不少美國政治家還表示要到中國考察西藏人權狀況,要求中國政府「保護西藏的人權」。

 西藏的人權狀況究竟如何,讓我們還是先聽一聽一位到過西藏的美國記者如何說的吧。

一位美國記者眼中的西藏

 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四日,美國《洛杉磯時報》刊登該報記者伊麗莎白‧格林斯蓬發自拉薩的一篇文章,題為《西藏》,副題為《中國人正在調整該地區的社會結構》,摘要如下:

 一位攝影記者和我由北京飛往常常被稱之為「世界屋脊」的西藏,因為它位於一座平均海拔超過一點三萬英尺的高原。

 據中國政府說,西藏是一塊原始的土地,是北京慷慨相助和英明的領導才使它得以進入二十世紀的現代化社會。

 我們發現,西藏不像一些人權組織聲稱的那樣受到嚴重壓制。許多西藏人聲稱,近幾年,人們普遍享受到宗教權利。大部分西藏人聲稱,目前的生活水平比漢人入藏前提高了。

 一位參與修復日喀則扎什倫布寺的木匠說:「西藏的境況要比漢人入藏前好多了。那時,西藏沒有一座(混凝土的)多層大樓,而現在有許多這樣的建築。那時,我們缺吃少穿,現在這個問題已基本得到了解決。」

 按計畫一九九五年將拆掉許多破舊的藏式建築,與此同時,數百名能工巧匠正在忙於修復大昭寺。大昭寺每天都擠滿了前來朝聖的信徒。

 在拉薩,藏族雅皮士經常光顧的一家飯店裡,一幅真人大小的麥克‧傑克遜的招貼畫高高地掛在達賴喇嘛的小型畫像上方。這些雅皮士經常使用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和四輪小型貨車。

 替經貿部工作的藏族青年身著黑色皮夾克,並佩戴閃閃發光的珠寶,與鄉村農民樸素的著裝形成鮮明的對照。

 他們手持大哥大操著流利的北京話就進口緊俏商品的配額同中國各省作生意。而進口這些緊俏商品本來是為了促進西藏現代化的。這些特殊的配額是根據政府的一項向少數民族和落後地區提供優惠政策的計畫發放的。

 這些西藏人──是在共產黨中國的體制下受教育的第一代西藏人──將他們的夜晚和金錢都耗費在酒吧和夜總會這樣的場所。

 在拉薩擁有一家電子公司的中國人余文華(音)說,自鄧小平發表了他的著名南巡講話後這兩年來所發生的變化最大。

 余文華說:「現在,改革的步伐越來越快,但這個地方絕達不到江蘇省的經濟發展水平。」

 身著艷麗傳統服裝的藏族婦女揹著孩子在納木錯湖畔的田間辛勤地勞作,這一地區的婦女也許已經這樣勞作了幾代了,但我從三個小伙子的口中了解到,納木錯湖地區的生活已經開始發生變化。這些男孩用標準的普通話告訴我,當他們長大成人後,他們分別想要當銀行家、司機和警察。他們在不做家庭作業時喜歡玩遊戲機。他們希望生活在拉薩。

 這就是美國記者眼中的西藏。

溫飽問題已基本解決

 客觀地說,自西藏和平解放至今,甚至在動亂的文革中,中國中央政府一直十分重視改善西藏人民的生活,發展西藏的地方經濟。周恩來總理在一九五四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宣佈:「幫助少數民族經濟和文化的發展,使各民族能夠逐步達到實際上的平等,是我們歷來所主張和執行的政策。」他還說:「各民族繁榮是我們社會主義在民族政策上的根本立場。」四十多年來,中國共產黨和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地方正是這樣做的。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又強調指出,西藏的工作「關鍵是怎麼對西藏人民有利,怎樣才能使西藏很快富起來,在中國四個現代化建設中走進前列。」十多年來,國家對西藏地方的發展採取了進一步的特殊支持。

 中國的民族政策的核心內容是,民族平等、民族團結、民族區域自治和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

 從王貴先生的《西藏歷史地位辯》及其他中外學者的著作中曾列舉了大量的數字,我們可以看出:西藏的人權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西藏的經濟取得巨大成就,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正不斷改善。

 今天,全藏有幹線公路十五條,支線公路三百一十五條,除墨脫縣初通的公路尚需改善以保證經常暢通外,所有的縣和百分之七十七以上的鄉都通了公路。一個以拉薩為中心,青藏、川藏、滇藏、中尼公路為骨架的公路網絡已經形成。

 西藏地方的航空事業,同公路運輸一樣,從無到有,是舊西藏所不敢想像的。如今已經開通了拉薩至成都、西安、蘭州、上海、廣州等國內航線和拉薩至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國際航線,使西藏的交通運輸更加便捷,促進了西藏向著現代化邁進。一九八○年後,共產黨、人民政府為使農牧民群眾進一步休養生息,在西藏地方實行了一系列比中國內地優惠得多的特殊經濟政策,並採取靈活措施,以利增強西藏農牧等業的內部活力,促進生產發展。如確定「土地歸戶使用,自主經營,長期不變」,「牲畜歸戶,私有私養,自主經營,長期不變」;取消糧食、酥油、肉類的計畫收購或變相計畫收購,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向群眾攤派和提取任何財物,基層幹部的補貼由地方財政開支.

通過這些政策為西藏農牧區長久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隨之而來的是開展大規模的農田、草場基本建設。到一九九四年,全區糧食總產量達六十四萬噸,比一九五八年增長五點八倍多,比歷史上產量最高的一九九三年增長百分之三。在舊西藏,現代化工業基本上是空白的。如今全區已擁有電力、採礦、水泥、製革、機修、毛紡、食品、印刷等十多項現代工業。一九九四年,工業總產值為五點三五億元,比上年增長百分之十二,是歷史上增長最快的年份。西藏的郵電事業更是突飛猛進。當前,全區建成了拉薩郵政通信樞紐樓和六個地區的郵電通信地球站和話音VSAT衛星通信地球站,形成了以拉薩為中心的區內通信骨幹網。全區所有地、市和百分之七十左右的縣實現了市內電話自動化,電傳設備在自治區、地、市和部分縣的電報通信中普遍應用,百分之九十五的地、市建成了無線尋呼系統。全區共有郵電局、所一百二十五個,遍佈所有縣級以上政府所在地以及部分經濟發達的鄉鎮;百分之八十的鄉和行政村通郵,百分之二十的鄉和百分之三的行政村通了電話。今天,從西藏向全國以至世界各地打電話,已經是平常的事。

 經過四十多年的努力,在生產發展的基礎上,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有了顯著提高,絕大部分農牧民的溫飽問題已經基本解決,一部分農牧民已經富裕起來。一九九四年,全區農牧民人均收入達到五百五十五元,比一九九一年增加一百元。

 農牧民家庭已經擁有數量可觀的生產資料,平均每戶擁有生產性固定資產價值六千零二十一元,牲畜七十五頭(隻);每百戶擁有汽車九台、大小拖拉機六台、機動脫拉機三台、馬車十二輛,農牧民人均實物消費量比解放前有大幅度的增長。一九九一年,人均消費糧食一百八十三點六公斤、食用油三點六公斤、肉類十四點七公斤、奶類五十公斤。

 從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九二年的四十年裡,國家給予西藏的財政補貼累計達一百五十七億元,再加上西藏重點建設項目的基本建設投資四十二點七億元,兩項合計近二百億元。

 一九九四年,西藏自治區的國民生產總值達到四十一點七億元,是歷史上最高的年份,比西藏和平解放前和改革開放前分別增長了十倍和百分之一百四十以上。

八十萬藏人被餓死?

 美國國務院在其「一九九四年人權報告(中國部分)」中,也還承認了「中國政府的開發政策幫助西藏人提高了生活水平。」

 人民政府十分重視發展西藏的語言文字和學校教育,相繼在昌都、拉薩、江孜、日喀則等地建立了小學。一九五六年九月,在拉薩創辦了西藏第一所現代化的中學。國家為發展西藏地方的教育事業,四十年來累計投資十一億多元,並實施了一系列的優惠政策。

 到一九九一年,西藏已有西藏大學、民族學院、農牧學院、藏醫學院等四所現代大學;郵電、藝術、體育、師範、農牧、衛生、藏醫、財經等中等專業學校也有十五所,中學六十三所,小學二千四百七十四所。在校學生達十九點六萬人,絕大多數是藏族學生;教職工達一點六萬人,藏族教師佔三分之二。

 如今西藏自治區實行「藏漢語文並重,以藏語為主」的原則,體現了《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中有關學習和使用民族語言文字的原則精神。目前,政府機關下發的文件都是藏、漢兩種文字,新聞媒介如廣播、電視等都使用藏、漢兩種語言。編輯出版的圖書則有百分之七十以上全是藏文。全區五十餘種報刊中,藏文版佔百分之五十以上。自治區在招工、招幹、招生中,平等對待使用不同語言文字者,並盡力優先照顧藏語文使用者。各種大型群眾集會都使用藏語文。所有機關單位、街道、路標和公共設施的標記一律使用了藏、漢兩種文字。各中學、中專、大學都很注意藏語文教學。

 一九八○年以來,中國佛教協會西藏分會以及全藏各地的佛教協會相繼恢復,各宗教團體和信教群眾自主地組織開展各種正常的宗教活動。一九八三年,西藏佛學院由人民政府支持和資助成立,一些有條件的寺廟辦起了學經班,學僧人數達三千餘人。西藏佛學界每年還推薦一批活佛、學僧赴北京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進修深造。為了滿足僧侶和信教群眾學修的需要,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於一九八四年將檔案館珍藏的《甘珠爾》藏文大藏經拉薩版無償撥給佛協西藏分會,並資助五十萬元在木如寺辦起了拉薩印經院,幾年中印出千餘部《甘珠爾》大藏經以及一些儀軌、傳記、論著等,供給區內外各地藏語系佛教寺廟。一九九○年,人民政府又撥款五十萬元,在拉薩印經院開始刻製十三世達賴喇嘛當年未能付諸實施的《丹珠爾》藏文大藏經拉薩木刻版。

 現在,西藏有僧尼三萬四千餘人,佔全藏總人口的百分之一點七。僧尼們自主進行學經、辯經、灌頂、受戒等儀式,開展唸經、祈福、消災、摸頂、超度亡靈等活動,均受到憲法保護。約有六百僧人在人民政府的各部門中任職,或當選為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佛協理事等。

看看舊西藏的人權狀況

 西藏人權狀況的進步還應與舊西藏的人權狀況進行比較。在舊西藏的封建農奴制下,佔人口絕大多數的農奴和奴隸生活在極其艱難的生活境地之中。他們自出生之日起便繼承了上世的農奴身分。儘管有些西方人在各類作品中將西藏農奴的生活描繪成富有與優閑的景況。但戈倫夫在其書中引述的一九四○年的一份調查表明,當時的西藏,百分之三十八的家庭從來沒有茶喝,百分之五十一的家庭吃不起酥油,而這其中絕大多數為地位卑賤的農奴。至於農奴主對農奴使用的酷刑更令世人髮指。斷肢、活剝、挖心、刺眼的刑罰應有盡有。在這種形勢下,對佔當時西藏人口百分之六十的廣大農奴來說,人權等於沒有任何保障。另佔百分之二十的普通牧民也要承擔沉重的稅務負擔,並隨時因得罪拉薩政府或舊貴族而受殘酷的刑罰或被貶為農奴。生存權利尚且如此,政治權力更無從談起了。

 西藏自古是中國的領土,藏族同胞是中華民族中的一員。中國政府與人民堅決反對達賴集團和美國等西方國家進行的分裂中國的活動與陰謀。在這一涉及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的重大原則問題上,中國人民不會屈從於任何國外壓力,正如鄧小平所言:「有人想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把西藏拿過去,我看他們沒有這個本事。」

(本文摘錄自《中國為什麼說不》一書第六章)

附錄:中情局為西藏訓練游擊隊

 【路透社芝加哥一月廿六日電】芝加哥論壇報今天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自一九五○年代末期,曾在科羅拉多州一陸軍基地訓練過多達四百名的西藏流亡人士,而這是當年美國政府撥款支持以游擊戰對付中共在西藏統治的一部分行動。

 該報自尼泊爾發出的詳細報導中,引述西藏消息人士和目前旅居加德滿都而參加過西藏游擊戰人士的話說,當年受訓的西藏流亡人士也曾被送到美國管轄的琉球和關島受訓。在西藏流亡人士中負責整個行動統籌協調的人,是達賴喇嘛的長兄。

 報導說,這批藏人游擊隊隨後空降至西藏,對抗一九五○年入藏的中共軍隊。雖然消耗很大,但並不成功,最後在一九六八年美國結束了整個行動。

 曾在科羅拉多州受過訓的一名加德滿都地毯商納旺.葛森說:「我們當時都不知道如何以現代方式與共軍作戰。」

 他說:「美國人訓練我們。我們學會欺敵偽裝、偵測攝影、槍砲和無線電操作。周日則打乒乓球。」

 芝加哥論壇報引述西藏消息人士的話說,在科羅拉多州海爾營區一個新兵訓練中心,有兩百至四百名流亡人士接受過訓練。美國陸軍位於落磯山區的該基地,目前已經廢棄。

 納旺對該報說,他在結訓後被送往印度,在首都新德里一個中情局指揮站內,負責追蹤回藏游擊隊人員的活動情況。

 該報引述一名中情局退休幹員的話說,該次游擊作戰的目標,是「要使中共在西藏負擔加重……游擊隊旨在騷擾共軍,拖住他們的部隊,讓他們難受,而的確曾一度成功」。  

Bobby said...

(cut/pasted from: www.hkreporter.com)

要取得美國施捨政治疪護, 必需要有 "政治利用價值", 低級的小人物就免談了!

美國只考慮當前的"政治利用價值", 比如, 陳水扁, 好高級, 又反共, 又是幾百萬票民選啦! 陳水扁好想在舍任後有美國政治疪護, 可立刻(帶咁多年賣官, 買軍火回佣, 內炒股, 銀行股改回佣.... ) 飛美國避開台灣司法控訴, 你估布殊會抽佢多少個佣才賣個"政治疪護"俾陳水扁夫婦走佬???

cut/pasted from Asia Times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8814&Itemid=35

傳扁珍520後被限制出境
特偵組暫不願證實

2008/04/16, 週三

台灣《壹週刊》今天(16日)報道,在馬英九5月20日就職總統後,代表屆時總統陳水扁將會失去刑事豁免權,國務機要費一案也將開始偵查,特偵組在520後將會立即起訴陳水扁,並不排除將陳水扁夫婦倆限制出境。對此特偵組主任陳雲南上午表示,相關情形還要跟檢察總長陳聰明報告,目前不願證實。法務部長施茂林則指,“沒有接獲通知,如何偵辦檢察官會依案件需要去做決定。”

《壹週刊》報道,檢方在馬英九3月當選下任總統後,已經開始為陳水扁一家的司法案件進行規劃,承辦國務機要費的特偵組和台北地檢署檢察官經討論,不排除將陳水扁和吳淑珍兩人限制出境,屆時也將大力展開偵查動作;除了國務機要費案的續查、第一家庭成員的帳戶紀錄也將列入偵查範圍。